新手上路

压力测试显示欧洲银行业财务稳健 仍不入投资人法眼

                  

  欧洲大型银行业者的韧性或许通过了一个具有里程碑意义的考验,但投资人表示,这些银行产生的回报远逊于美国同业,就算财务体质强健也没什么意义。
  
  欧洲银行业管理局(EBA)周五发布银行压力测试结果,显示金融机构体质尚属稳健,所有进行测试的48家银行都能够承受房地产或债券价格崩盘等重大经济冲击。
  
  在最糟糕经济情况下,所有大型银行均能达到关键资本门槛,这是欧洲自2009年进行银行压力测试以来的首次。
  
  然而欧洲央行副总裁德金多斯(Luis de Guindos)周一表示,十多家银行在不利状况下的资本水准低于9%门槛,这些银行应该要强化其资本体质。
  
  低于上述门槛的银行包括德意志银行、法国巴黎银行、以及法国兴业银行。
  
  对新增现金需求的担忧一定程度上解释了投资者仍然避开该类股的原因。STOXX欧洲银行股指数今年迄今为止下跌了20%,在压力测试结果公布后周一持平。部分基金经理和分析师称,随着欧洲经济前景趋于黯淡,投资者对银行股的这种抵触情绪预计还将持续。
  
  金融危机已经过去10年,尽管央行已经持续数年刺激经济,但欧洲经济增长却在放缓,接受路透调查的分析师预计欧元区今明两年的年度区内生产总值(GDP)增长率分别为2.1%和1.8%。
  
  这反映出意大利政治危机、土耳其经济放缓和英国脱欧的潜在影响抑制了经济前景,这些因素均被纳入压力测试情境。
  
  表面上来看,欧洲银行股似乎很便宜。根据STOXX银行股指数计算的估值在略高于纪录低点的水平徘徊。而此时银行业者早已剥离了2007年摧毁市场对金融系统信心的问题资产。
  
  事实上目前银行资本水平大约是危机前水平的三倍,但仍未能打消围绕银行营收增长来源的忧虑。
  
  “对欧洲的许多银行而言,盈利能力仍是很大问题,”EBA经济分析主管Mario Quagliariello对路透说。
  
  艰难的一年
  
  低利率正在迫使银行业者削减利润率并承担更大的风险,因经济增长停滞导致贷款需求放缓;这使得投资者的收益甚微。目前英国指标利率为0.75%,欧元区则为负0.4%。
  
  “年内至今,欧洲银行股表现不佳,在经济数据显示欧元区经济强劲增长前,银行股似乎不太可能恢复元气,”WestPac Wealth Partners顾问Mike Olivia称,该公司持有银行股。
  
  投资者称,金融危机过后,银行老板们在投行业务中赚钱的自由度降低。无力控制成本则加剧了这种情况。
  
  基金经理称,收紧监管使得该行业更加安全,但降低了利润,使得他们向保险和养老基金客户进行推销变得更加艰难。这些客户对于他们认为风险更高的投资,会要求更高的回报。
  
  据欧洲银行联合会(European Banking Federation)数据,2017年欧盟银行业的平均股东权益报酬率(ROE)为5.6%,仅略高于2007年10.6%水准的一半,也低于美国银行(28.06, 0.17, 0.61%)业的9%。
  
  由于市场表现疲弱,加上欧洲监管更加严格,因此美国银行业投资银行业务市场份额有所增加,欧洲的银行则流失份额,凸显出美国银行业亮丽得多的营业利润,而这正是衡量获利能力的一项重要指标。
  
  根据Coalition数据,今年上半年美国大型银行股票与固定收益业务利润率分别为31%与42%,欧洲大型投行在相同业务的表现则为14%与27%。
  
  力不从心
  
  对投资者而言,最大的两个买进信号就是利率上调,然后是对债务的需求成长。但持有银行股的法国安盛(Axa) 投资组合经理Vincent Vinatier表示,这两个因素操之于决策者手中,并非各银行的执行长。
  
  “多数人怀疑危机前的那种获利能否再度重现...股东权益报酬率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Vinatier对路透表示。
  
  预测了很久的升息即将到来,但那些在2月货币政策转向的期望值到达顶点时匆忙买回欧洲银行类股的投资者,却被接下来的股价暴跌20%打得措手不及。
  
  由于这件事早就被欧盟决策者广而告之了,利率真到了上行的时候,步伐可能是循序渐进的。
  
  贝伦贝格银行的分析师认为,银行虽然因为利差扩大而获得好处,但同时还需要偿还欧洲央行近几年来提供的超低息贷款,并用成本更高的融资来取代这些贷款。
  
  事实将证明负债成本上升可能给一大堆所谓的“僵尸企业”带来致命打击,这类企业眼前的获利根本不够用来支付借贷成本。在意大利和西班牙的银行资产负债表上,还债宽限(Forbearance)和“僵尸企业”的情况最为突出。还债宽限实际上就是对岌岌可危的债务情况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削减成本
  
  增加收入非常之难,要想重新赢得投资者,加大成本控制就很关键了。
  
  “还会有多得多的成本需要削减,换言之就是进一步关闭分支机构和裁员,”Federated International Leaders Fund经理人Marc Halperin表示。该基金公司的股票持仓中有荷兰银行(ABN AMRO)、AIB Group 、瑞士信贷(12.76, -0.08, -0.62%)(Credit Suisse)、法国巴黎银行(BNP Paribas)、意大利联合圣保罗银行(Intesa Sanpaolo)和意大利裕信银行(UniCredit)。
  
  譬如,巴克莱的投资银行支出持续扶摇直上,令该行无法达到将集团成本与收入之比降至60%以下的目标
  
  渣打财务总监Andy Halford上个月在一封流出的员工电邮中指出,该行今年在降低成本方面“实际上没有进展”。
  
  靠裁员和减少分行实现的效益,被技术和网络安全的新支出削弱。
  
  银行业者已基本上将过去因不当行为而需付出的巨大罚款抛诸脑后;但随着活动扩张,监管合规费用将不可避免的上升。
  
  基金经理表示,年派息4%、5%甚至6%的承诺也未能吸引投资者,因为欧洲公用事业、电信和保险业者可提供同样的股息,且风险较低。
  
  贝伦贝格数据显示,以2019年获利估计,银行股市盈率(本益比)仅9.1,是第二便宜行业,且较市场折价30%,同时提供据估计2019年达5.7%的收益率。
  
  只有汽车类股的市盈率更低。
  
  尽管对银行股的看法为中性,但Bernstein分析师称,投资者很少有更好的机会,能够以如此低的价格入手媲美银行股当前ROE的资产。
  
  “如果一定要找到有利的理由,与历史记录显示的情况相比,以ROE衡量的欧洲银行股估值较低。”
  
  看空情绪最浓厚的投资者称,欧洲银行股不受青睐反映出,围绕欧洲项目终将失败,或贸易争端将引发又一次全球金融危机,或主权违约即将出现的担忧情绪升温。
  
  “下一次金融危机将由主权债触发、而非银行本身。但银行持有大量主权债,因此存在蔓延风险,”Odinic Advisors管理人员Matthew Gallagher称。
  
  “希腊和意大利主权债开始出现破绽,而且将受到美国升息拖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