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手上路

金融控股模式以提升投资资本收益率为目的

  “金融控股模式对中国未来发展要起到比较好的推动作用,应该从什么环节入手?有三点特别关键:第一,金融资产规模不是越大越好;第二,金融控股模式以提升投资资本收益率而非规模为目的;第三,助力于培育中国经济增长新动能。”
  
  在今日举行的“首届光大—光华金控论坛”上,北大光华管理学院院长刘俏在演讲中作了以上表述。
  
  刘俏首先提出,金融控股模式出现的原因主要有三点:第一,急需完成工业化进程的背景下,迅速形成资本很重要,金控模式有独特优势,而国有金融控股集团有利于国家发展战略的实施;第二,在外部融资成本相对较高背景下,金控的内部资本市场有协同作用,有利于降低融资成本;第三,在科技金融时代,金控模式便于建立大数据平台,统一建立内部风险防控体系,统一掌握各类金融机构数据,统一规划基础设施,推动金融领域交叉创新等。
  
  那么,金融控股模式对中国未来发展要起到比较好的推动作用,应该从什么环节入手?刘俏提出,未来思考发展中国更好的金融控股集团模式的时候,有三点特别关键:
  
  首先,金融资产规模不是越大越好。
  
  “更多的金融并不是好事情,可能我们需要的是更好的金融。并不是所有的金融都是好金融,更好的金融一个标准就是在于需要把融资成本降下来。”刘俏说,如果把金融资产做一个分类,某一类金融资产对提升资源配置的效率是有用的,而某一类的金融资产对提高资源配置效率是没有用的。“希望金控提供的金融是好金融,能够提升资源配置效率的金融。”
  
  第二,金融控股模式以提升投资资本收益率而非规模为目的。
  
  刘俏指出,现在中国企业面临一个新的挑战——从以前对规模的追求应该转向对投资资本收益率、对效益创造的追求。“到目前为止,衡量企业价值创造的指标的投资资本收益率表现并不好。为什么在过去一段时间中国杠杆率或者企业的杠杆率在不断的上升,而且很难降下来?这背后最根本的原因在于企业投资收益率并不高。”刘俏指出,现在整个金融体系有一个现象,资本并没有从投资回报比较低的地方到回报比较高的地方,而是反向流动。
  
  “未来在探讨金融控股模式发展的业务模式和战略理念时,希望看到一些不同的创新,能够有利于把资金真正配置到能够实现比较高的投资资本收益率的领域和企业里面。”针对企业投资资本收益率低的问题,刘俏建议。
  
  最后,刘俏认为,未来发展中国更好的金融控股集团模式的时候,要助力于培育中国经济增长新动能。
  
  刘俏说,目前中国经济的动能在发生很大的变化。“我们做了简单的一些估测,比如说未来12年之间,从2020年开始,我们还能保持5.5%的经济增长的速度,到2030年中国的实际GDP按照现在价格来算能达到160万亿人民币,这个背后就带来很多未来的产业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