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专题

光大证券:省级GDP暗藏玄机 环保督察负面影响在缩小

  •按照公布的各省GDP名义值计算的名义同比增速与公布的实际增速差距较大,严格统计标准或是主要原因,环保限产也有一定的影响。如果在调整当年GDP规模的同时,没有对历史GDP数据口径进行修订,就会使得通过公布的GDP规模进行计算的名义GDP增速大幅偏离公布的实际GDP增速。例如,通过辽宁(2016年)和内蒙古(2017年)公布的GDP规模计算的名义GDP增速分别为-22.4%、-11.2%,而公布的实际GDP增速分别为-2.5%、4.0%。
  
  •从中央层面来看,严格统计执法也是一个大趋势。后续中央统计督察组的进驻,结合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是否会对各地的经济数据产生类似环保督察对实体经济的影响,还需进一步观察。严格统计执法在全国层面已经对2018年的经济数据产生了一定的影响。2017年各省加总的GDP超过全国GDP的幅度为2.4%,较以前年度下降明显。
  
  •环保督察对经济增长有一定的负面影响,但影响逐渐缩小,这与今年阻止对环保“一刀切”有关。第三批和第一批“回头看”中央环保督察组对进驻省份工业增加值的负面效应分别为1.8、0.6个百分点。未来供给侧改革的重点将由去产能、环保限产向降成本、补短板转变,对相关原材料的供给限制或将有所放松。在下游需求不振的背景下,相关原材料的价格将承压。
  
  •出口退税清单公布,单次减税278亿,综合退税率为14%,提升0.28个百分点,落在了我们估算的下限和中性结果之间。
  
  •房地产“银十”继续落空,乘用车明显下滑。挖机销量的单月增速有所反弹,或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对基建在年末的企稳反弹的预期。钢铁、煤炭价格下跌。
  
  正文
  
  1、省级GDP背后的玄机
  
  按照公布的各省GDP名义值计算的名义同比增速与公布的实际增速差距较大。截至2018年11月4日,31个省级行政区中已有27个公布了2018年第三季度的经济数据。根据各省公布的GDP名义值计算的名义GDP同比增速[1]来看,多个省份单季度GDP名义增速出现了大幅下滑,而这与各省公布的实际GDP增速出现了较大偏离,难以用GDP平减指数[2]来解释。我们认为,严格统计是主要原因,环保限产也有一定的贡献。
  
  [1] 2018Q3单季度名义增速用公布的2018Q3的GDP与2017Q3的GDP相除再减1;2018Q3累计名义增速用公布的2018Q1-Q3的GDP与2017Q1-Q3的GDP相除再减1。
  
  [2] 2018年前三季度的GDP平减指数为2.95%。
  
  严格统计执法、经济数据挤水分是主要原因。2017年,辽宁首先开始对经济数据进行挤水分,而后内蒙古、天津等地也加强了统计制度的执行程度(表1)。如果在调整当年GDP规模的同时,没有对历史GDP数据口径进行修订,就会使得通过公布的GDP规模进行计算的名义GDP增速大幅偏离公布的实际GDP增速(公布的实际GDP增速考虑了历史GDP规模的调整)。例如,通过辽宁(2016年)和内蒙古(2017年)公布的GDP规模计算的名义GDP增速分别为-22.4%、-11.2%,而公布的实际GDP增速分别为-2.5%、4.0%。
  
  从中央层面来看,严格统计执法也是一个大趋势。2016年开始,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连续审议通过了《关于深化统计管理体制改革提高统计数据真实性的意见》、《地区生产总值统一核算改革方案》、《统计违纪违法责任人处分处理建议办法》,对打击统计数据弄虚作假、提高统计数据质量提出了要求。2018年9月16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发布了《防范和惩治统计造假、弄虚作假督察工作规定》,建立了统计督察制度。后续中央统计督察组的进驻,结合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是否会对各地的经济数据产生类似环保督察对实体经济的影响,还需进一步观察。
  
  严格统计执法在全国层面已经对2018年的经济数据产生了一定的影响。国家统计局在《关于1-5月份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数据的说明》中解释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基数变化的原因时就提到:“加强数据质量管理,剔除跨地区、跨行业重复统计数据。”从2017年来看,各省加总的GDP超过全国GDP的幅度为2.4%,较以前年度下降明显。在某种程度上也说明了严格统计执法的效果已经开始显现[3]。《地区生产总值统一核算改革方案》将于2019年在全国正式实施,实现地区GDP与国家GDP基本衔接[4],将大大改善这种情况。
  
  [3] 理论上,地方GDP加总大于全国的原因有许多种:统计范围不同、重复统计、数据造假等。
  
  [4] 《中共国家统计局党组关于巡视整改情况的通报》。
  
  环保督察对经济增长有一定的负面影响,但影响逐渐缩小。通过中央环保督察组进驻后对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速的影响以及对比中央环保督察组没有进驻省份同期的工业增加值增速,在几次中央环保督察中,第三批和第一批“回头看”对进驻省份当月的工业增加值有显著的负面影响[6]。其中,第三批中央环保督察组进驻省份当月的工业增加值同比平均为4.8%,而前一月和后一月的同比平均为6.4%、6.9%;第一批“回头看”的当月同比平均为4.5%,前一月和后一月的同比平均为5.2%、5.1%。两次中央环保督察组对工业增加值的负面效应[7]分别为1.8、0.6个百分点。
  
  可以发现,负面影响在逐渐缩小,这与今年对环保“一刀切”的严格禁止有一定关系。2018年5月28日,人民网(7.630, 0.27, 3.67%)报道:“为防止一些地方在督察进驻期间不分青红皂白地实施集中停工停业停产行为,影响人民群众正常生产生活,生态环境部专门研究制定《禁止环保‘一刀切’工作意见》。”因此,我们预计2018年11月将进行的第二批“回头看”对相关省份的工业增加值增速的影响将更小。
  
  [5]数据来源于Wind,2015年之前各省的数据未考虑研发支出计入GDP的影响,可能低估了2015年之前的高报程度。
  
  [6] 第一、二批的影响不大可能与2016年中央环保督察的问责是在后续几个月才进行的有关,地方政府官员可能并没有在一开始意识到中央环保督察的严肃性。
  
  [7] 负面效应的计算方式为督察组进驻当月的工业增加值同比减去前后两月工业增加值同比的平均值。
  
  不过现实中,环保限产的实际执行力度不一定很到位。以钢铁为例,虽然2018年7-8月唐山多次因为空气质量而限产,但从产量来看,不排除环保限产的实际执行力度相比去年边际减弱的可能。而9月27日,生态环境部发布《京津冀及周边地区2018-2019年秋冬季大气污染综合治理攻坚行动方案》,把空气质量改良指标从5%下调到3%,取消了限产50%或30%的“一刀切”指标。我们认为,随着经济下行压力的加大,未来供给侧改革的重点将由去产能、环保限产向降成本、补短板转变,对相关原材料的供给限制或将有所放松。在下游需求不振的背景下,相关原材料的价格将承压。
  
  2、出口退税清单公布,单次减税278亿
  
  2018年10月25日,财政部、税务总局正式发布了出口退税调整的清单(财税〔2018〕123号)。根据我们的估算,此次调整后,综合退税率为14%,提升0.28个百分点,落在了我们10月11日报告中估算的下限(13.89%)和中性(14.19%)之间。单次减税278亿,连9月的调整共减税414亿,而我们在10月11日报告中按中性算的结果是605亿。行业影响排名前三的是:橡胶制品业(+2.9个百分点)、塑料制品业(+2.4个百分点)、非金属矿物制品业(+2.1个百分点)。具体可以参见10月11日报告《提高出口退税率,谁最受益?——光大宏观十日谈》。
  
  3、房地产“银十”落空,乘用车明显下滑
  
  房地产“银十”继续落空,销售和土地成交双双走弱。30大中城市商品房成交面积当月同比为-1.9%,连续第二个月负增长,房地产“金九银十”落空;100大中城市住宅类用地成交土地占地面积当月同比为-50.1%,连续第三个月负增长,且降幅扩大。
  
  乘用车零售降幅扩大。10月1-4周的总体零售同比下降25%,降幅较9月的13%扩大。
  
  4、挖机销量增速反弹,或反映基建反弹的影响
  
  重卡销量继续减少。根据第一商用车网的报道,10月重卡销量7.9万辆,虽然环比上升2%,但是同比减少14%,同比增速较9月缩窄9%。重卡销量的减少虽然部分受到去年因环保而提前进行更新换代造成的高基数的影响,但也反映了因下游需求不振而运力过剩,使得投资需求不足。
  
  挖机销量的单月增速有所回暖,或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市场对基建在年末的企稳反弹的预期。10月挖机国内销量为13490台,同比上升39.6%,增速较9月上升17个百分点。其中,与基建(市政建设、农村基建等)更为相关的小挖销量增速为46.0%,连续第二月反弹,且增速高于中挖(34.5%)、大挖(24.7%),或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市场对基建在年末的企稳反弹的预期。
  
  5、钢铁、煤炭价格下跌
  
  钢铁、煤炭价格下跌。11月1日,螺纹钢期货活跃合约结算价为4099元/吨,较十天前下跌0.8%;11月2日,动力煤期货活跃合约结算价为627.8元/吨。去库存,较十天前下跌2.2%。全国高炉开工率小幅下滑,11月2日为67.5%,而唐山高炉开工率则在采暖季限产之前上升,11月2日为73.5%。库存方面,钢材处于去库存阶段,11月2日当周社会库存下降4.3%至938.9万吨,处于五年最小值和均值之间,相比9月底的低库存有一定程度的缓解。6大发电集团日均耗煤量仍在五年最小值附近,但受上游煤矿环保限产、大秦线检修以及进口煤炭限制的影响,沿海电厂仍然在为冬季积累库存,11月2日6大发电集团煤炭库存合计为1696万吨,持续高于五年最大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