员工活动

靠收购实现扩张 今世缘增长持续性堪忧

  根据国内媒体报道,今世缘(603369.SH)已经从2018年10月1日起统一上调国缘品牌部分主导产品出厂价,同步调整终端供货价、零售价及团购价。
  
  近几年,今世缘收入和利润的增长主要来源于产品价格的提升,提价是公司业绩增长的最重要推动力。
  
  难以走出江苏市场
  
  今世缘从1997年成立至今一直专注于白酒的生产和销售,公司拥有“国缘”、“今世缘”和“高沟”三个著名商标,其中“国缘”酒定位中国高端中度白酒,“今世缘”酒定位中国人的喜酒,“高沟”酒定位正宗苏派老名酒。
  
  2017年,今世缘实现营业收入29.57亿元,同比增长15.44%;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8.96亿元,同比增长18.21%。
  
  纵观2018年上半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23.62亿元,同比增长30.81%;实现净利润8.56亿元,同比增长31.56%;扣非净利润8.46亿元,同比增长32.07%。
  
  在业绩高速增长的背后,今世缘始终没走出江苏市场。2015-2017年,公司在江苏市场实现的主营业务收入分别占当年主营业务收入的94.32%、94.05%和94.62%。
  
  2015-2017年,今世缘的广告费用分别为1.75亿元、2.09亿元、2.06亿元,呈现逐渐上升的状态;其中,2016-2017年的全国性广告费用为8113万元、9645万元,占总广告费用的比例为38.74%和46.71%,同样逐年提升。
  
  2017年,国缘品牌与央视、凤凰网战略合作,在高铁、院线、高速路网加大布局,今世缘品牌还牵手CCTV、江苏卫视、江苏综艺等平台,冠名《今世缘·等着我》《今世缘·完美婚礼》《缘定今生》等栏目,持续打造品牌影响力。
  
  但是效果并不理想,在发展20多年后,今世缘始终是一个区域性的品牌,全国性的广告投入并没有让公司走出江苏市场。
  
  靠收购实现扩张
  
  10月15日,今世缘发布关于收购资产的进展公告,公司拟以现金方式收购山东景芝酒业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景芝酒业”)的部分股份。在多年省外发展不理想的情况下,今世缘希望通过收购进行省外扩张。
  
  值得注意的是,这次收购目前来看只是参股。今世缘强调,本次交易不涉及收购标的公司的控制权,预计不会触发重大资产重组,且不构成关联交易。景芝酒业则表示,此次合作是基于企业管理权未发生根本变化的股权结构优化,景芝大股东仍拥有企业管理权。今世缘持有34%至49%的股权,一方面面向小股东受让,另一方面从景芝酒业大股东股权中部分受让。此次合作未涉及国有股份,而国有股份将在企业持续发展中发挥更积极的作用。
  
  今世缘是江苏省龙头酒业之一,仅次于洋河股份(002304.SZ),2018年上半年,其主要经济指标在19家上市白酒企业中排第8位;景芝酒业拥有一品景芝、景阳春、景芝白乾、阳春滋补酒四大系列品牌,是芝麻香型白酒领军企业,也是鲁酒振兴的龙头企业。
  
  2018年6月,山东省发布的《关于加快培育白酒骨干企业和知名品牌的指导意见》提出,2020年前将培育两家营收规模过百亿元的白酒企业,这远超鲁酒主要企业现有规模,景芝酒业也被点名承担重任。
  
  而在此次收购的公告中,今世缘方面承诺,在收购完成后,将对景芝酒业在品牌、营销、管理、人才、资金等方面给予支持,共同做强做大景芝酒业。
  
  对于收购和公司前景,今世缘的管理层似乎并不看好。在近一年中,公司高管和大股东频频减持公司股份。
  
  2018年三季报显示,上海铭大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上海铭大”)是公司的第二大股东,持有1.14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9.05%。根据10月24日的公告,上海铭大此前计划减持不超过2509万股,截至10月24日,减持期限已届满,期间共减持1301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04%,占减持计划的51.83%。
  
  王卫东是今世缘的董事、副总经理、财务总监、董秘,截至2018年7月18日持有223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78%,计划自2018年8月10日至2019年2月5日减持合计不超过500万股,不超过公司总股本的0.40%;董事、副总经理倪从春持有225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79%,计划自2018年8月10日至2019年2月5日减持合计不超过250万股,不超过公司总股本的0.20%
  
  9月25日,今世缘发布公告称,公司监事会主席严汉忠计划减持不超过246万股,不超过公司总股本的0.20%。
  
  增长持续性存疑
  
  2018年10月1日起,今世缘统一上调国缘品牌部分主导产品出厂价,同步调整终端供货价、零售价及团购价,其中四开国缘、对开国缘、单开国缘分别上调20元/瓶、20元/瓶、10元/瓶,国缘K5、K3分别上调30元/瓶、20元/瓶,柔雅国缘、淡雅国缘均上调10元/瓶。
  
  从2017年产品结构上来看,在今世缘的主要产品中,300元以上的特A+类产品实现营收12.93亿元,同比增长38.31%;100元-300元段的特A类实现营收10.48亿元,同比增长9.89%;50-100元段A类实现营收2.56亿元,同比下降1.85%;B类(20元-50元)实现营收1.59亿元,同比下降16.10%;C(10元-20元)类实现营收1.52亿元,同比下降12.89%。
  
  从产品结构来看,只有特A+类产品实现了高速增长,但是特A+类产品只占全部营收的44.2%;而其他A类、B类、C类、D类产品的营收同比都有所下降,价位越低的产品降幅越大,公司目前似乎只能靠高端产品来维持增长。
  
  不仅仅低端产品营收下降明显,今世缘的产量近三年也在不断下降。2015-2017年,公司生产量分别为2.91万千升、2.89万千升、2.72万千升,销售量为2.9万千升、2.85万千升、2.70万千升。
  
  在近三年中,今世缘的生产量和销售量在不断下降,但这三年公司的销售收入分别为24.25亿元、25.54亿元、29.57亿元,净利润分别为6.85亿元、7.54亿元、8.96亿元。
  
  虽然产量和销量在下降,但是收入和净利润在提升,今世缘目前更多是靠提价来维持收入和利润的增长。
  
  纵观过去一年白酒行业的发展,依然可以用高歌猛进来形容。2017年,纳入到国家统计局范畴的规模以上白酒企业1593家,累计完成酿酒总产量为1198.06万千升,同比增长6.86%;累计完成销售收入5654.42亿元,同比增长14.42%;累计实现利润总额1028.48亿元,同比增长35.79%。
  
  数据显示,2017年,白酒行业利润率达到18.19%,和10年前2008年的12.88%相比有了大幅提升。
  
  虽然行业在增长,利润率在提升,但是各大酒企间竞争在不断加剧。自2012年进入调整期以来,白酒消费呈现出向主流品牌主力产品集中的趋势,品牌集中度加速提升。
  
  刚刚过去的2017年,在行业龙头引领下,一线名酒、全国性名酒持续实现增长,贵州茅台(600519.SH)、五粮液(000858.SZ)等龙头公司实现了更快的增长。
  
  数据显示,贵州茅台2017年收入610.62亿元,同比增长52.07%;净利润270.79亿元,同比增长61.97%;五粮液2017年收入301.86亿元,同比增长22.99%,净利润96.73亿元,同比增长42.58%。
  
  而反观低端白酒、三四线白酒和区域型白酒,其发展并不乐观。
  
  金种子酒(600199.SH)2017年收入12.90亿元,同比下降10.14%;净利润819万元,同比下降51.88%。兰州黄河(000928.SZ)2017年收入5.96亿元,同比下降12.01%;净利润1624万元,刚刚扭亏。青青稞酒(002646.SZ)2017年收入13.18亿元,同比下降8.27%;净利润-9416万元,同比下降143.57%。
  
  从以上数据可见,贵州茅台和五粮液在更大基数上实现了更快增长,白酒行业越来越集中。
  
  行业数据似乎也印证了这一点。2017年,全国白酒规模以上前五名企业营业额占比达50%,利润占比超过70%。有专家认为,未来3-5年,品牌集中度加剧趋势愈加明显,弱者恒弱、强者恒强、赢家通吃的马太效应将日益凸显,白酒企业竞争将形成新的分水岭,白酒行业寡头竞争格局将会越来越明显。经过一轮调整,整个行业也在变得越来越集中。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今世缘产量的下降、江苏以外市场拓展的不确定性以及前景不明的并购,再加上高管的频频减持,靠提价维持增长的持续性令人担忧,业绩靓丽的背后隐患重重。
  
  对于文中提及的问题,《证券市场周刊》记者已经发信给上市公司,截至发稿公司并未给予任何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