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磅推荐

Square是如何成长为市值300亿美元的巨头的?

  在2009年之前,小企业主面临的最大挑战不是如何与亚马逊(1502.06, -14.67, -0.97%)等大型电子商务零售商竞争,不是招到技术精湛的员工,不是就商业地产的价格进行谈判,也不是支付高额税收,而是处理信用卡支付。
  
  2009年,Square作为一种简单、优雅、廉价的产品推出了,旨在解决美国乃至世界各地数以百万计的小企业面临的一个问题,即如何在销售点轻松便捷地接受信用卡支付,同时又不受过高的手续费所困扰。
  
  从那以后,Square已经成为领先的销售点系统之一,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它已经超越了最初的市场,向上游市场进军,成为移动支付系统和传统商业服务的有力竞争者。
  
  然而,真正让 Square 这款产品如此了不起的并不是因为这款产品的设计(虽然这款产品设计本身也是可圈可点的),而是因为 Square很好地解决了一个各种类型的小企业在增长中都会面临的重大障碍,然后再进一步在更大的市场为更大的企业服务。
  
  以下是我们将在这篇文章中探讨的一些内容:
  
  为什么支付处理是小企业面临的一大发展障碍? Square是如何解决这个问题的?
  
  Square的早期采用者的多样性是如何在这款产品的开发中起到不可估量的作用的?
  
  Square是如何实现快速增长,并超越小企业市场去向大型企业市场进军的?
  
  Square通过解决一个更大的潜在市场中存在的大问题而获得了巨大的成功,不过这家目前估值高达300亿美元的巨头的创业想法最初来自圣路易斯的一位玻璃工艺品制作者。
  
  2009年-2013年:一个大问题,和一个更大的市场
  
  吉姆·麦凯维(Jim McKelvey)从上世纪80年代中期就开始从事玻璃工艺品制作了,他最开始是在密苏里州圣路易斯的华盛顿大学学习的玻璃工艺方面的基础知识。麦凯维花了几年时间周游世界,给世界各地的玻璃工艺大师做学徒。麦凯维不断打磨自己的工艺,并开始通过他2001年创立的Third degrees glass Factory公司来销售手工玻璃水龙头。麦凯维制作的玻璃产品的质量和工艺很快为他赢得了广泛的赞誉,正当他正处于玻璃事业的巅峰的时候,他遇到了一个问题,而Square正是基于这个问题诞生的。
  
  2009年,麦凯维接到巴拿马一位潜在买家的电话,这位买家告诉他,她想购买一款手工玻璃浴室水龙头。这个水龙头大约价值3000美元。这位女士似乎对这款水龙头很满意,所以销售进展很顺利。
  
  但是当这位买家告诉麦凯维她想用美国运通卡付款时,问题出现了。
  
  “我当时对这位顾客说:‘很抱歉,我们不支持用美国运通卡支付,你没有 Visa(132.87, -1.55, -1.15%) 卡吗?’ 她说;‘没有,不过我丈夫应该有 Visa 卡,他大概一周后就会回来。’我坐在那里想:‘我可能要失去这笔生意了。’”——吉姆·麦凯尔维
  
  在上面这件事发生之前,麦凯维的公司已经支持通过 Visa 和MasterCard 付款了。然而,他的大多数客户都是用现金或支票支付的。到2009年,麦凯维制作的玻璃制品以高质量而闻名,这使他能够为自己的玻璃品收很高的价格,但这并不意味着损失一个3000美元单子对他而言无所谓。
  
  麦凯维后来确实没能与这名巴拿马的女子达成交易。
  
  大多数小企业主会将这种因为支付方式问题而没能达成的交易视为一种损失,然后就不管了,但麦凯维不会。麦凯维内心深处是个企业家,他和一位朋友讨论了自己遇到的这个问题。他的这位朋友就是Twitter(31.12, -0.49, -1.55%)的联合创始人杰克 ·多西。当时,多西其实对探索新兴电动汽车市场非常感兴趣。但是他们俩都认为,创办汽车公司的资金门槛太高。除了对电动汽车市场感兴趣外,多西还对开发一款全新的移动产品非常感兴趣。
  
  这给了麦凯维一个灵感。
  
  “我对多西这样说:‘我们应该做的是开发一个支付系统,帮助小企业主避免因为支付方式的问题而把生意搞砸了,因为这对于小企业主太重要了。’”——  吉姆·麦凯尔维
  
  当时,对许多小企业和商人来说,接受信用卡支付从财务上看基本是不可能的,因为手续费过于高昂。根据信用卡的不同,每一笔的手续费可能会占总销售额的6%。如果当时麦凯维顺利将玻璃水龙头卖给那位巴拿马的女士,所需要支付的手续费将超过180美元。
  
  麦凯维和多西决定创办Square来解决这个紧迫的问题。
  
  他们的想法很简单。Square希望自己能成为小型企业处理信用卡支付的一种简单方式,小企业主只需使用一种能连接到移动设备上的读卡器,就能让移动设备变成一个销售点系统。然而,帮助小企业接受信用卡支付只是麦凯维和多西提供的解决方案的一部分。尤其是多西,他希望能重新设想支付的整个概念,将其作为商家和消费者之间的一种沟通方式。这意味着需要围绕支付设计一种体验,而不仅仅是设计一款便于支付的产品。Square不仅希望能够让小企主和独立创业者更容易地处理信用卡支付,还希望能改变人们对整个交易体验的看法。
  
  多西最初为刚创立的 Square制造轰动效应的方式既聪明又反传统。他首先列出了一个名为《Square为什么会失败的140个理由》的清单,清单中列出了所有可能危及 Square的障碍。多西向硅谷内外的投资者都发送了这样一份详尽的清单,列出了他的新公司可能会失败的原因。然而,多尔西并没有就此止步。多西列出的自己的新公司可能会失败的理由清单确实发挥了它希望这个清单发挥的作用:这个清单让他得到了与对他这个创业想法感兴趣的知名投资人会面的机会。多西开始向潜在投资人展示Square读卡器和移动应用的原型,并让大部分投资人都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2009年底, Square 获得了由Khosla Ventures领投的1000万美元的融资,这轮融资是 Square A 轮融资的一部分。
  
  Square读卡器硬件的简洁性和多西通过详尽的、先发制人的方法来处理潜在投资者的疑虑,这并不是Square提高早期采用率的唯一主要推动力。有两个特殊的合作伙伴在帮助Square 快速进入大众市场发挥了重要作用。第一个特殊的合作伙伴是Square最大的竞争对手之一、信用卡巨头Visa,Visa 对 Square 进行了战略投资。
  
  到Square接受Visa的投资时,每月都有超过10万的新用户注册Square。让人惊叹的是,这种增长几乎完全是靠口碑传播带来的。Square甚至没有专门的销售团队。仅在2011年第一季度,Square就处理了超过6600万美元的交易,2011年第二季度处理2亿美元的交易。Square虽然不需要Visa的支持,但与 Visa 这种潜在敌人合作是非常明智的战略举措。Visa的支持在Square 的关键发展时期为其增加了可信度。作为回报,Visa能从Square迅速增长的市场份额中分得一杯羹。
  
  2011年,Square推出了Square钱包,首次试探性地进军消费金融应用领域。这款钱包产品之所以能成为如此雄心勃勃的一款产品,是因为这款产品能够有效地取代用户的实际借记卡和信用卡。用户可以将钱包与支票账户和关联信用卡进行连接,这些卡的详细信息存储在Square的系统中,只需告诉收银员自己的姓名,就可以用钱包支付日常购物费用。
  
  从技术角度来看,Square 钱包也是一款非常具有雄心的产品。它是第一个利用地理定位的金融科技应用程序,地理定位是利用WiFi、蜂窝数据和RFID数据建立虚拟边界的常见做法,为用户提供及时的、基于位置的奖励,比如优惠券。这使钱包用户能够立即访问一系列服务,例如利用搜索功能搜索附近的商户,查看用户对商户的评论、菜单、联系电话、图片和等信息。Square钱包这款产品不只是一个大胆的想法,它也符合多西的理想愿景。Square钱包旨在尽可能多地消除消费者和满意交易之间的障碍,包括需要向收银员出示实体卡。
  
  多西认为,在未来,支付应该只是日常互动的副产品,而不是重点。Square钱包的推出时间早于苹果(172.29, -4.49, -2.54%)支付(Apple Pay)和谷歌(1023.88, -13.73, -1.32%)安卓支付(Android Pay)等在内的服务,后两者分分别于2014年和2015年推出。虽然Square钱包最终失败了,但它表明了多西和他的团队对Square是拥有一个更大的愿景的。
  
  2011年,Square在继续寻求融资。2011年6月,Square又筹集了1亿美元融资,这1亿美元融资是凯鹏华盈(Kleiner Perkins)领投的C轮融资的一部分,2011年12月,Square又获得了一轮3000万美元的融资,使该公司的融资总额在短短两年内超过1.5亿美元。
  
  上面说了, Square 的两个特殊合作伙伴帮助它实现了快速增长,第一个是上文说的 Visa,第二个就是苹果公司。Square 于2012年和苹果建立了合作关系。在Square与苹果合作时,Square已经在超过20,000家零售店销售读卡器了,包括在美国电话电报(29.36, -0.41, -1.38%)公司(AT&T)、百思买(62.55, 0.46, 0.74%)(Best Buy)、Radio Shack和Staples等零售店。Square非常聪明,因为它不光销售读卡器。Square明白读卡器的真正价值在于体验。Square本可以将自己的读卡器作为一款普通的零售产品出售。然而,Square转而依靠其产品的体验和便利性作为卖点。Square 读卡器售价9.99美元,比起动辄上百美元的 POS 机几乎毫无成本,用户在成功使用读卡器收款之后能够获得10美元的返利。这有效地消除潜在用户想尝试使用 Square 读卡器的门槛障碍。此外,能够成功进入苹果商店销售让Square阅读器这个新兴品牌在消费者眼中拥有了更大的可信度。
  
  Square早期成功的关键是与全国知名的公司建立关键的合作伙伴关系,这些公司让 Square 能够立即进入他们的信用卡处理基础设施,这些基础设施已被整合到数万家实体店中。2012年8月,Square与咖啡零售巨头星巴克(65.7, -1.07, -1.60%)达成合作协议,星巴克将在其7000家门店中独家使用Square来处理信用卡支付。除了独家合作,星巴克还同意向Square投资2500万美元,这个协议使Square的估值达到32.5亿美元。作为交易的一部分,星巴克的 CEO Howard Schultz将进入 Square 的董事会。
  
  Square增长轨迹的另一个非凡之处是,在Square出现之前,很多公司其实都可以轻松开发出类似的产品,但没人这么做。令人难以置信的是,没有一家大型金融机构或商业银行认为小企业无法以很低成本的方式接受信用卡支付的问题会成为一个巨大的潜在市场。麦凯维和多西本来可以将小企业作为他们最初的重点目标市场,比如咖啡店、花店等。相反,他们选择专注于像麦凯维这样的个体创业者。麦凯维和多西聪明地将缺乏任何处理银行卡支付手段的独立创业者认定为最需要自己提供的解决方案的潜在用户。Square的用户是像麦凯维这样的工匠,但麦凯维和多西希望帮助人们创办企业,而不仅仅是帮助已经建立了自己企业的经营者。
  
  处理信用卡支付只是Square希望解决的问题之一。对小企业来说,接受信用卡支付的能力是一个巨大的问题,但事实上,大多数小企业几乎没有或根本没有可操作的销售分析数据。这促使Square在2011年5月推出了一款名为 Register 的收银台产品。你可以将这款产品视为是预装了Square软件的iPad, Register被设计成是整个收银机系统的替代品。这款产品刚在美国推出就与约50家零售商进行了合作,这些零售商率先试用这款收银台产品。Register 一经推出就备受欢迎,推出的时机再好不过了。截至Square 推出 Register 时,公司已经卖出了超过50万张读卡器,处理的支付金额超过10亿美元。
  
  然而,Square并不满足于仅仅改进一个存在缺陷的现有系统。Square希望能够从头到尾重新定义整个信用卡支付的概念,这也是Register旨在完成的任务。
  
  对Square的迫切需求推动了该产品头两年取得的令人难以置信的增长。截至2011年5月,Square读卡器的出货量已超过50万张,在没有专门销售团队的情况下处理了超过10亿美元的支付。在经历了一段如此爆炸性的增长时期后,Square已准备好进入它主导全球市场计划的下一阶段,它开始通过改进产品和一系列战略收购来实现这些计划。
  
  2013年-2015年:重新发明收银机
  
  到2013年,多西和他的团队意识到,除了移动读卡器产品之外,Square还有巨大的商业潜力。在此期间,Square扩大了高端市场,通过将产品打造成专门的销售点系统和进行战略性收购,进而瞄准那些具有更高ACV(年度合同价值)的大企业。
  
  2013年初,Square推出首个以消费者为中心的应用Cash。Cash本质上是 普通用户之间汇款和收款的一种方式。Cash在最初的封闭测试期间仅限于Box、Pinterest和Twitter的员工试用。用户用 Cash几乎瞬间就能够将钱汇给另一方,这是一个非常有吸引力的替代方案,可以避免在两个支票账户之间转账常常需要等上一整天的麻烦。
  
  从功能上说,Cash与PayPal和新兴竞争对手Stripe 并没有什么不同。 Cash 与其它几家的关键区别在于,Cash 汇款收款的速度要快得多,而且使用起来也更有趣。Cash更像是一个社交应用,而不是银行或金融应用。这也是一个聪明的增长策略,因为Cash需要用户将支票账户连接到Square的支付后端基础设施。这反过来又会给Square带来更多的用户数据,Square 可以用这些数据进一步完善和开发其不断增长的产品系列。
  
  Square钱包可能是解决一个常见问题的一个雄心勃勃的方法。然而,Square在钱包体验上投入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却忽略了钱包的实际用途。钱包的用户增长非常缓慢,注册钱包的用户远远少于Square最初的预期。这款应用在苹果应用商店里的表现有非常糟糕。Square的前产品总监阿吉特•瓦尔玛声表示,停止钱包这个项目的决定是在两次内部会议上做出的。
  
  Square钱包是个有趣的失败,但 Square 也并非从中一无所获。Square将自己学到的有关消费者对新金融产品的兴趣中应用到下一个主要产品上,这款产品就是订餐服务产品Order。Order是在2014年钱包关闭后发布的。Order是Square试图顺应当时快速增长的订餐趋势推出的一款产品。2014年,Aramark旗下的Grubhub和Seamless这两个项目在包括纽约和旧金山的美国主要大都会地区的业务都实现了快速增长。然而,尽管Square Order 从每个订单中的抽成和Grubhub等其它几家相比更少,但Oder 8%的抽成依然比 Square从信用卡支付中抽取的2.75%的手续费要高很多。
  
  2014年8月,也就是在推出 Order的三个月后,Square以9000万美元的价格收购了外卖公司Caviar。Square 希望通过收购来主导仍处于萌芽阶段的送餐服务市场。
  
  2014年有关 Square 的最热门的新闻并非是它对一家外卖服务商的收购,而是Square Capital的推出,Square Capital是一个全新的业务分支。Square Capital通过对商家的交易流水数据进行分析,从中选择信用较好的商家进行贷款。贷款类型主要是短期小额的信用贷。因为商家已经在系统中,所以节省了用户获取成本。而且商家还款可以在交易费中扣除,体验更加便捷。Square Capital在2016 最后一季度一共贷出了$2.48亿美元,同比增长68%,违约率是4%左右。公司没有透露这个项目的盈利能力,但一般讲,信贷相比于支付是个利润率更高的行业,所以在2015和2016这两年,每个季度毛利都保持了50%以上的增长。相比于今年毛利没有增长的LendingClub和OnDeck,这表明了Square Capital有着很大的市场需求和竞争力。
  
  2015年11月,Square申请IPO。在一则声明中,Square称其股价将在11-13美元之间。这是有问题的。在IPO前的最后一轮融资中,Square 承诺投资者能至少获得20%的投资回报。这些投资者在2014年购买了约1.5亿美元的股票,给Square的估值约60亿美元。Square的初始股价定在11-13美元之间,这意味着Square将不得不增发530万股来弥补这一缺口。
  
  然而,现实比投资者担心的要糟糕得多。当Square正式上市时,其股价仅为9美元,公司市值尽有29亿美元,不到分析师和投资者预期的一半。于是分析师们开始立即猜测质疑公司的财务健康状况。一些人认为,Square令人失望的IPO是对硅谷所谓独角兽公司的严厉谴责。另一些人则声称,Square的估值并不能反映公司的前景,但他们对公司的亏损表示担忧。Square 取得了不可思议地增长,但公司仍在亏损,2015年第三季度营收为3.32亿美元,净亏损逾5300万美元。
  
  到2015年,也就是在 Square推出的6年后,公司的年营收已超过8.5亿美元,市值近30亿美元。Square问题重重的IPO动摇了投资者和分析师对该公司的信心,但Square仍在这个几乎是其一手创造的新兴市场上占据很大市份额。在新兴的支付处理市场占据主导地位后,Square现在正在进一步扩张,为各种规模的企业提供端到端金融服务,并证明诋毁它的人是错误的。
  
  2016年至今:拓展 Square 的生态系统
  
  尽管Square在上市后似乎陷入了困境,但公司依然在奋力前进,继续努力解决问题,增加收入,并继续稳步增长。到2016年,数以百万计的小企业和很多大公司都在使用Square。在Square IPO之后,许多分析师不再看好它,认为它在上市后将不再有上市前所具有的创新精神。然而,Square并不满足于自己过往的成绩。它继续试验和完善自己的核心产品,变得越来越受欢迎,盈利能力也越来越强。Square现在需要的是继续更积极地向其他服务领域扩张。它将通过向客户提供越来越广泛的金融服务(包括贷款服务)来做到这一点。
  
  尽管Square的IPO困难重重,但公司在2016年初依然表现不俗。Squar在上市后发布的第一份季度财报超出了分析师的预期,从而推动Square股价在一个月内上涨了30%以上。在产品方面, Square 在2016年和2017年相对安静。在此期间,公司没有进行任何重大的产品更新,但它继续收购更多的公司,以加强和扩大其核心产品的的效应。2016年3月,Square收购了一家名为Framed Data 的预测性分析初创公司。Square对Framed Data所拥有的技术兴趣不大,对这家公司数据科学家的专业知识更感兴趣,Square很快让Framed Data 的团队加入到 Square Capital 的团队中。
  
  2016年,Square开始进军澳大利亚市场,这是该公司近三年来首次进行此类扩张。为了在竞争激烈的澳大利亚市场吸引新用户,Square将向澳大利亚用户收取的每笔交易的手续费降至1.9%,远低于其在美国向用户收取的2.75%手续费。这种定价既聪明又必要。澳大利亚市场的竞争非常激烈,包括 PayPal及其子公司Braintree、Mint和Tyro都在争夺市场份额。
  
  2017年,Square继续加强其蓬勃发展的外卖业务,收购了餐饮外卖网站OrderAhead,交易金额不详。当时,OrderAhead的估值约为3000万美元。Square对OrderAhead的收购加强了其在竞争日益激烈的外卖领域的地位。
  
  2017年11月,Square推出了名叫 Register 的收银台产品。 Register收银机由两台ipad组成,一台供收银员使用,另一台供顾客使用。Register的目标客户是那些想要迎合Square不断增长的用户群但又需要更强大的销售点系统的企业。Square在这个时间点发布Register是一个明智的举动。由于Square读卡器产品的简单易用,公司已经实现了迅速成长。现在,它可以瞄准那些它一开始就想标准的规模虽小但不断增长中的企业,包括花店、面包房、咖啡店等。
  
  两个月后的2018年1月,Square披露它又收购了另一家送餐服务公司 Entrees On-Trays。与收购OrderAhead类似,收购Entrees On-Trays也是巩固Square在竞争激烈的外卖市场上的地位的又一尝试。尤其值得一提的是,Square希望在达拉斯-沃斯堡大都会区主导食品配送和外卖市场。达拉斯-沃斯堡是美国人均餐厅数量最多的地区。
  
  在2018年初,Square还重新审视了自己之前在消费者应用程序领域的一些尝试。2018年1月,Square宣布Cash应用将支持比特币的交易。这是明智的做法,这表明Square愿意尝试并拥抱新兴的金融技术。
  
  到2018年春末,Square已经收购了至少9家公司,每一家都加强和填补了Square更广泛的使命。然而,Square迄今为止做的最反常规的收购发生在2018年4月,当时该公司以3.65亿美元收购了在线网站建设服务网站Weebly。
  
  从表面上看,Square 的这次收购是明智之举。考虑到Squarespace等竞争对手带来的威胁,Square收购Weebly将允许自己为个人创业者和规模小的新创企业提供端到端网站创建服务,然后为它们提供越来越广泛的金融服务。Square不想只服务于小企业市场。Square希望这个市场快速增长。对于Square而言,进军海外市场就是一个很好的方式。在收购Weebly 的时候,Weebly 大约40%的用户在美国之外的其它国家和地区。
  
  到2018年8月,Square的读卡器产品已经获得了长足的发展,现在可以安全地在两秒钟内处理完芯片信用卡支付。这是Square一段时间以来一直渴望解决的问题。和网站或应用程序在响应速度上的毫秒差异就能产生很大影响一样,客户被迫等待支付处理的每一秒钟都显得过长。这是Square多年来对其旗舰产品所做的数十项基本上看不见的重大改进之一。Square两秒钟的处理时间本身似乎并不特别令人兴奋,但这种改进的累积影响使Square成为一个真正令人愉快的产品。
  
  由于缺乏真正的竞争,Square处于一个独特的位置,可以继续自己引人注目的增长轨迹。然而,在如此彻底地主导市场之后,Square的真正挑战将是保持其让人惊叹的增长速度,同时抵御来自Shopify等越来越精明的电子商务平台和Clover等竞争对手的新兴产品的竞争。
  
  Square的未来将走向何方?
  
  尽管Square确实面临着新的威胁,但它面临的最大挑战将是继续为其日益庞大和多样化的用户群解决真正的问题。Square 未来将走向何方呢?
  
  (1)新增其它金融服务
  
  成为主流商业银行的替代品对于 Square 而言几乎没有必要。众多主流银行产品将使Square面临重大风险和额外的合规要求,所有这些都是为了在已经拥挤不堪的市场中占有一席之地。不过,Square似乎可能会继续采用数据驱动的方法,开发除贷款外的更多个人和小企业金融产品。这可能包括重新关注加密货币,因为加密货币将逐渐稳定地成为主流货币。
  
  (2)推出更多针对特定垂直行业的产品
  
  考虑到这些企业面临的独特的财务挑战以及在食品配送领域的激烈竞争,Square for Restaurants的推出是明智之举。鉴于Square for Restaurants的日益流行和取得的快速增长,Square很可能会继续专门针对其它特定行业和垂直领域开发专门的产品。
  
  (3)在区块链上押下重注
  
  鉴于Square拥有的庞大的市场份额和资源,公司可以采取的一个潜在举措是,围绕基于身份的支付系统投资和开发产品,因为区块链技术让这样的支付系统变得可能。Square已经表明,愿意通过在其现金应用程序中支持比特币来拥抱新兴的金融技术,而且随着对加密货币感兴趣的机构越来越多,Square在区块链领域加大投入的可能性也是非常高的。
  
  我们能从 Square 的发展历程中学到哪些经验?
  
  (1)瞄准得不到充分服务的市场可以帮你的公司逆流而上
  
  Square巧妙地瞄准了一个更大的潜在市场中的一个巨大痛点,但因为所提供产品本身的易用性、简洁性和低摩擦体验帮助这个市场超越了最初的市场,实现逆流而上。花点时间想想你的产品及其在行业中的地位:
  
  要想成功进军高端市场,你需要做什么?换句话说,你是否可以对现有的产品路线图进行完善或作出改变,以帮助你在以后吸引更大或更有钱的客户?
  
  Square不仅颠覆了小企业的经济,它也颠覆了我们对支付概念的理解。你是否错过了一个去解决一个比你现在要解决的问题更大的问题的机会?
  
  您的产品是否在解决一个熟悉的问题的过程中创造了新的体验?Square让接受信用卡支付不仅在财务上变得可行,而且让支付体验变得真正令人愉快。你如何在自己的产品中效仿这种做法?
  
  (2)充分利用现有的有利条件和趋势将会取得非常好的效果
  
  Square是一款创新的、为用户迫切需要的产品,但在推出时,该公司很聪明地利用了现有的优势和条件,最重要的是利用了从现金支付向刷卡支付这个大趋势。Square充分利用了这一有利因素,并在此过程中帮助推动和加速了现有趋势。认真思考你想用你的产品解决的问题:
  
  两年后,你所在的行业将会是什么样子?五年后又会是什么样子?现在思考一下你的产品和公司在这个行业增长和发展轨迹中所处的位置。你做些什么能够不仅解决你的用户最紧迫的问题,还能顺应你所在行业的大趋势?同样,任何新兴的技术的出现或消费者行为的变化是否会危及你的产品在中长期内取得成功?
  
  你的产品是引领潮流还是追随潮流?如果是前者,你如何利用你的产品作为引领潮流者的地位去充分利用你所在行业更广泛的趋势?如果是后者,你能否利用你所在行业更广泛的变化来为你的用户增加更多的价值?
  
  Square为小企业解决了一个持久而紧迫的问题。然而更重要的是,它以一种端到端的良好体验的方式做到了这一点。你的产品仅仅是解决了一个问题,还是为你的用户提供了一种体验问题解决方案的新方式?
  
  (3)永远不要停止实验
  
  Square从不害怕做长远押注。然而,真正与众不同的是它愿意不断尝试,直到找到可行的解决方案。Square的实验文化帮助公司越来越接近消费者,这被证明是非常有价值和有利可图的。考虑你的公司的文化,并回答以下问题:
  
  如果你能做到完全无风险,你在你的产品上能做的最大的单一实验是什么?一旦你有了这个想法,你怎么能把这个单一的、有潜在风险的实验分解成更小的、更容易管理的A/B测试或者多元测试?
  
  想想上次你决定不进行的实验是什么。你为什么不做这个实验?你是在担心你的用户会怎么想还是潜在的投资者会怎么想?
  
  你真的在倾听你的用户吗?培养实验文化需要一定程度的勇气,但也需要大量的倾听。你是否忽略或忽视了可能非常宝贵的用户反馈?
  
  Square不仅解决了全球数以百万计小企业的长期问题,还迫使主流金融部门重新评估消费者在当今商业环境下对金融产品的需求。公司很聪明地强调了设计的重要性,并强调了设计如何影响产品的整体体验,但同时也小心翼翼地避免给人留下“外表高于实质”的印象。很少有公司能像Square那样以一种强大或持久的方式对一个竞争激烈的垂直领域进行颠覆。Square 的未来将去向何方,让我们拭目以待。